從幾個陌生的地點,隨機選擇。一方面討厭刻意安排的旅程,二方面就是懶,等查完資料都癱在電腦前不想動了。雖然到台北這麼多年,我從來就沒去過基隆。一種極為熟悉卻陌生的情怯,是地緣關係所導致;往宜蘭的回鄉火車從八堵便岔開,聽了好多遍「往基隆的旅客請在本站換車」,揣測基隆何等光景。

此外,我非常仰慕夜市小吃,深覺高級餐廳保證比不上一碗道地的大腸麵線。夜市的粗野,甚至帶有那麼一點點直接。老闆望著你的眼神交會:「餓了嗎?」你下達的明確指示:「臭豆腐!」。夜市是城市人躲避規矩的地方,就像Rufus Wainwright穿著拖鞋走在紐約第五大道,但在此不見煙硝衝突,只見拖鞋與皮鞋不規矩的摩擦著,沒有扭捏作態,而是肩並肩地坐在鐵皮凳上。

基隆,綜合這兩份情感,甚至再多了一個河岸邊的爛漫情懷,在前一天的陌生地投票日中蠻橫闖關,不到12個小時,我們已踏上這塊土地。沒多做準備的壞處是有,下了我們都覺得很像桃園車站的基隆車站,兩個人就開始茫然,往左走、往右走,再打電話給住基隆的朋友...她建議我們去九份,最後我們卻朝河岸走去,大大的軍艦佔滿瞳孔,穿梭在其中的軍人,像是有極重要的任務,等待執行。

但我們執行的任務是另一種,對著港邊的痕跡拍照,並赫然望見山頭乍似「HOLLYWOOD」標識的「KEELUNG」大字,感到莞爾。這點台式幽默、西式風情,在夜晚更閃亮亮的放射出來。我們笑說:有夠經典!

探索一個陌生的地點,總是覺得再平凡的細節,也都變得有趣。從火車站出來直走便能通達夜市,但其街道卻以上下的幅度蜿蜒。走入幾米的地下道,再踏上蔡明亮的天橋。直到我們都對樓梯感到害怕了,這才發現基隆人已習慣穿越馬路,就算有點寬度,仍照穿不誤。

投身在夜市的海洋裏,那又是另外一回事。水洩不通的人潮將你團團圍住,身體動不了,眼球卻不斷旋轉物色。一件一百元的海灘褲,圖一個露出腳毛的涼快;一碗三十塊的肉圓,求一個塞塞牙縫的心安。百年老店、SINCE民國幾年,抽號碼牌、名人留影紀念...這些噱頭是我們小老百姓的SHOPPING指南,無須昂貴的亮面的高級的層層包裝,只要你還有戰鬥力,你就能闖關勝出,贏得圓飽的肚皮。

有一處賣螃蟹的攤子隔壁,油飯蒸得軟Q熟透,油脂拿捏得恰如其分,粒粒分明滑入嘴角,好不過癮;有一長條人龍,卡在夜市主街,那是營養三明治的隊伍,永遠只拿得到一百號之後的等候紙條。清湯肉羹爽口,肉圓醬美獨特,麵線羹裡的大腸滑嫩,而我和不討喜分別點了情人果與花生口味的泡泡冰,則是份量有如世界大戰敵軍難以消滅...

我們坐在廟口,你一口我一口的吃著泡泡冰,這才發現,鼎邊趖店家竟招呼客人,傍著廟口階梯席地而坐,實在是種奇妙的景觀。若神明有知,想必會開心自己也照顧了世人的胃。這擁擠的基隆夜市,比想像中還要有人情味。正當被塞在人潮中時,我高高舉起相機,往遠方探照過去;這才明白台灣不需要什麼嘉年華會,因為我們正在其中。






2009.05.03之補記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irstofmay 的頭像
firstofmay

貓王不討喜

firstofm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